他坐在餐桌前讀著什麼,也許是書,也許是報紙.他穿著......我不記得其實,我腦中的畫面裡他穿白色背心和短褲,但那天是二月底我想天氣並不是很溫暖所以也許我搞錯了.我準備睡覺了所以我走到他旁邊,那時即使他坐著我也得微微踮腳,我勾住他的脖子親他一下.味道嗎?這裡沒有味道方面的記憶,但我記得刺刺的鬍渣,不過也有可能跟阿冰老先生的鬍渣印象搞混.把拔晚安,也許我有說,晚安,我記得他說.

當我睜開眼睛,看到幾個男子用深綠色帆布抬著什麼,然後我看見帆布後方露出的一大截瘦長小腿.我閉上眼睛,再睜開,天已經亮了.我聽到又長又響的電鈴聲.樓下的張媽媽總是急急忙忙的按電鈴,急急忙忙的說話,急急忙忙的快步走著,不管是那天或是往後她送好吃的燒酒雞上樓來給我們吃的時候都是.

我從人縫之間看到一個人背對著我們躺在床架上,看起來是睡著了.他睡著了,她告訴我.她在我的聯絡簿上寫了些什麼,所以後來老師把我叫過去,老師欲言又止,眉頭緊蹙著問我:"你現在心情有沒有好一點?"

好一點?我想了一下,點點頭,因為我想老師應該是希望我點頭,雖然那個問題的實際意思是什麼我根本一點概念也沒有,但有辦法被問出來的問題就應該有辦法回答,於是我點點頭,反正也沒損失.而且後來這位老師也蹙著眉質問她為什麼讓姊姊簽我的聯絡簿,所以我想老師蹙眉問我那個問題的時候應該是覺得很雖小而不是心疼之類的吧!

我大概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放空,而且到現在都沒有停止.


----------
那天他問的時候我算了一下,原來已經13年了,也就是說,現在寫的是15年前的事了,然後我才發現,我其實......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で遊びましょう

az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