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發現,我身邊唯一看完《尤里西斯》的人,是金美老師,她真是文藝女青年的楷模,在她面前我等同於文盲。

而我現在正努力逼迫她看《吉米.科瑞根》,這號稱漫畫界的尤里西斯的鉅作,英文版已經出版了九年,但是對現在看到中文版才知道這本書的人來說一點也不嫌遲,因為在這幾年間,無論從圖或文字表現或者是劇情架構,以及整本書從裝幀到構圖的完整度各方面來看,都並沒有出現可以超越這本書的圖像小說。(每每想到這點,又想到我居然可以編到這本書,就感到相當激動)

az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